首页 > 新手教程 > 微信创业,云南三个创业者的微信创业故事
2015
03-12

微信创业,云南三个创业者的微信创业故事

随着微信的用户越来越多,在创业大潮中涌现出一个新的创业模式:微信创业!我们就来讲述云南三个创业者的微信创业故事。
毕业于云南警官学院的普健根,自2014年1月6日起在微博、微信上推广他的独家秘制排骨,和普健根一样做美食的,还有王飞霞、常青。他们的经历,代表着现代年轻人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,微信营销也改变了传统的购物体验。
微信创业,云南三个创业者的微信创业故事 - 第1张  | 云快卖新手学院
不喜欢被管着,喜欢自由的生活方式
2014年4月28日下午3点,金马碧鸡坊,普健根刚给顾客送自己秘制的排骨回来。此时的他带着一顶太阳帽,起来眉眼弯弯,一幅邻家大男孩样子。
普健根身高1米77,初中时向往做一个演员。从未想过,有一天会专门和厨房打交道。
2009年,从云南警官学院毕业后,普健根和大学同学就开始创业。他们经过调查发现,给螺蛳湾的商户配送新鲜水果应该是个商机,就尝试着做了。“才毕业思想不成熟,觉得什么事情都能做。”他说,那时对周边水果市场做过详细调查,一直查到新亚洲体育城的农贸市场。
这段经历不算成功。3个月后,普健根接受家人安排,去了机场上班,主要是做监护,就是为旅客上飞机时检票。
2013年6月底,不喜欢循规蹈矩生活的普健根瞒着家人偷偷辞职了。
“说实话,辞职后心理压力很大,每天到那个点出去瞎转悠,差不多下班又回来。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个星期,最后还是跟家人说了。意料之中,家人很不开心。”普健根说,这事,还是他自己先想通,说出来,心也踏实下来了。
在决定做美食之前,普健根在云南师范大学呈贡校区无意中碰到正在这里演讲的俞敏洪。俞敏洪在讲台上说,人生很短暂要想清楚到底要干嘛,一个人没有梦想是很可怕的,跟行尸走肉没有任何区别。
回家后,普健根把俞敏洪在大学的每一场演讲都调出来看,慢慢开始思考,自己到底要干嘛?
为了让母亲理解,专门邀请母亲一起看俞敏洪的演讲视频,一起改变传统思维。“妈妈说,确实讲得好,且真诚。”普健根觉得,母亲的这句话就像一个特赦,让他浑身充满能量开始寻找创业支持。
之后,普健根开始有意识地扩大自己的圈子,去接触更多好的东西。在此之前,他连马云具体是做什么的,都不是很清楚,后来慢慢地也知道柳传志这些人是做什么的。“这些可能在当时看来不算什么,却是我后来做糖醋排骨成功的源动力,人就是要学习比自己还好的人。”
微信创业,云南三个创业者的微信创业故事 - 第2张  | 云快卖新手学院

微信订餐系统

和普健根一样,做牛肉干的王飞霞大学毕业后也开始了创业。
王飞霞比普健根小3岁,皮肤白皙得让女孩子嫉妒。还说,因为送牛肉干,晒黑了很多。
与普健根不同,王飞霞说自己从小就对美食敏感,是典型的吃货,将来某一天做餐饮,是长久以来的想法。
不过,2007年他从北京工商大学毕业后,在昆都开服装店一年。后转去金格中心专做男装销售,业绩常常排在前列,最好的时候,一直都是数一数二。所以,当他为了自己的餐饮梦想决定辞职时,公司高层不愿意看他离职,辞职报告也一直未批。
2014年2月份时,王飞霞不想再等,就强行辞职了。
3个人中,常青年龄最小,起来有个酒窝。常青主做傣味功夫菜,偏重思茅口味。柠檬舂鸡脚、舂干巴丝、泡鲁达都是招牌。
常青在开时鲜食客以前,已经有了颇为丰富的创业经验。刚进云南经济管理职业学院那年,利用支持在校大学生创业政策,在学校卖数码产品。
2010年底,他开始在文化巷摆地摊,卖女包,月收入过万。之后,还开过酒吧,但都放弃了,后来转型做美食。
他说,从未想过要进入什么单位,被管着。“我就想趁年轻时,不断尝试不同的挑战。”
常青的想法与普健根不谋而合。“还是性格决定命运,我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人,不喜欢体制内,特别是被管着的时候。”普健根觉得,每天穿着制服,站在那里检票,实在不是一件让他喜欢的工作。
微信创业,云南三个创业者的微信创业故事 - 第3张  | 云快卖新手学院
逐渐认同
以前他不敢说自己是做什么的,现在不一样了。
实际上,刚刚辞职时,普健根根本没想过做什么。可现在,他在网络上,都是以“排骨君”自称,这和他最初卖水果时,不敢说自己是做什么的不一样,可见其对自己身份的认同。
普健根说,“当时状态真的很矛盾,不知道要干什么。”不过,真正让他做糖醋排骨的,还是因为罗振宇的《罗辑思维》。
普健根是从罗振宇的《逃离北上广》听起的,听到《读书人的新活法》、《这一代人的怕与爱》时,整个人激动了,用他自己的话形容,就差没两眼泪汪汪。
这让他想起,因电视上播放怎么做糖醋排骨,自己研究之后试做了一次,而周围人反响尚可。“别人可以卖鸡脚、鸡翅,我能不能卖排骨呢?”
就这样,普健根与“排骨君”这个称号结下了缘分。
王飞霞不同,他说自己从小对吃的东西非常感兴趣,不爱上课,不管是朋友还是家人在一块,听见哪里有好吃的,都特别感兴趣。不管在什么地方,一个星期之内有 时间绝对要去尝一尝。不管多远、多难找,都要开车去找。出差或到国外去旅游,找攻略都是找美食。“我常常一顿饭要吃到一到两家,不是很好吃的东西,我没有 太大兴趣的。一般五六个人说好吃,我觉得都很普通,而我认可的美食多数生意会越来越好。”
另外,让他决定做牛肉干这个食品,源于很久很久以前吃过亲戚从成都带来的牛肉干。另外的底气,来自于家族,。“父亲是湖南人,母亲是广东人,曾经都是大家族,非常有钱,对吃的东西非常讲究。后来没有那个条件时,就去学,去模仿家里厨师,一辈传一辈,经典的菜式大概有10个。”
常青也是阴差阳错走上做美食这条路的。在安宁开酒吧时,偶尔会做点傣味特色的东西给客人吃,没想到反响还不错。后来赋闲在家时,就想到奶奶曾经是昆明的大厨,对菜式比较有研究,何不自己在家做改良傣味卖呢?用新鲜食材做成快餐式的傣味,随叫随吃岂不是更好?
反复试验
从创意到成品,中间的过程也很曲折。
普健根研究糖醋排骨研究了3个月,他一直想做出儿时记忆里,南站小学门口那家的糖醋排骨的味道。
按照电视上的步骤做好时,分给周边的朋友吃都说不错。“但是我知道,跟小时候记忆里那股味道还是不同的。”
普健根接着研究了近3个月,中间经过不断改进,家人和朋友的看法高度保持一致,都说好吃。既然好吃,那就卖吧。但不断改良的排骨做好后,普健根又没信心 了,担心家人和朋友碍于面子不说实话,于是,他做了5包送给不认识的人,留了联系方式,请他们不管好不好吃都给一个回复。
好在,其中一位阿姨回复了他,说这排骨很好吃,自己的朋友吃了之后非常开心。
“当时那种感觉,是第一次有陌生人给你肯定,跟家人不一样,但开心完了,没过10分钟又不开心了,众口难调啊,没准别的人又不喜欢。毕竟,还有4个人没有 回复。”普健根想,可能还是需要改正,然后不停地上网查,找师父问,问了后在原来基础上又去改进,又去送人试吃,到第三次的时候,觉得可以卖卖看了。
今年1月6日,普健根的糖醋排骨正式开卖,这次卖出去6份。随后,心情很焦虑地在等待回应,还好反馈回来的意见是“还可以”。
虽然有良好的家族传承,但王飞霞做牛肉干也不是一帆风顺的,还好,家人比较支持他的想法。
今年3月份,王飞霞和母亲一起去到成都亲戚家拜师学艺做牛肉干。“牛肉干吃起来简单,但整个制作过程特别繁琐,要煮、切、炸,从早到晚都要跟高温打交道,很辛苦。有时候怕舌头尝不出味道,就得靠漱口、吃糖这些来调整。”
最让王飞霞心痛的是,母亲是广东人,从不吃辣,但为了支持他的理想,一起学习,一起吃辣,辣到肚子痛或者便秘都有。
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母子俩一个月里从头到尾的摸索,已经有所成。为了适应云南这边的口味,回昆明后,还在不停地试验,并请朋友来品尝。
互联网思维
他们做生意的思路,也与传统不同。
2014年1月6日,普健根在微博、微信上推广他的独家秘制排骨。他的糖醋排骨包装简单清新。商标、包装袋都由普健根自己来设计,名字也是他自己取的,叫“那小嘴”。
2014年4月14日,王飞霞也在微博、微信上正式推出了自己秘制的“8090飞机牛肉干”,他是这样介绍的:“小弟卖的麻辣牛肉和五香牛肉,辣的够味,香的流口水,保证再一次把您沉睡了多年的味蕾再次叫醒。”
常青倡导的则是新鲜食材。
他们走到现在,成绩也在不断提高。普健根一袋排骨售价39元,从最初的几袋,到现在可以月售80袋。听起来有点单薄的数字,他觉得主要还是只是一个人单独做,每天最多只能接受15袋的预订,还要凌晨4点钟就起来忙活。
为此,他不得不扩大自己的团队。
王飞霞的牛肉干,4月14日开卖当天,两个半小时100袋全部售罄。一个月后,月销量已经达到3690袋。
去年3月24日,常青的店正式开业,但直到去年6月8日生意都没有太大起色。
之后,他利用微信、微博营销后,发展比较快了。现在,常青已有5个直营店、4个加盟店。“知名度的扩大,主要还是通过互联网来完成的。”
这一点,普健根越来越有感触,有点明白互联网思维是什么东西了。“通过信息技术交流的变革,改变传统行业的成本结构,这就是互联网思维的核心。以前做什么 吃的,只能弄个店面,人家还不一定了解。现在通过微信微博,很轻松地让生活在地球上任何地方的人,知道我们在做什么。”
他觉得,互联网思维带给他不少好东西,比如开着奔驰送煎饼果子外卖的黄太吉老板赫畅。今年33岁的赫畅曾留学丹麦,学习设计,回到北京后先后在百度、谷歌、去哪儿等公司工作过,但是一颗开饭店的心从来没有泯灭过。
熟练运用社会化媒体推广产品和赫畅的“小生意,大志向”就成了普健根学习的榜样。他说,到6月份后,准备和小伙伴一起去北京学习黄太吉、海底捞,还有现在特别有名的马佳佳,云南曲靖以单科第一成绩考进中国传媒大学的女孩,毕业后却用互联网思维营销成人用品。
为爱好工作
“做美食累,但满足感胜过开豪车住别墅。”
在送货的过程中,普健根也认识了一些人,其中一个被他称为前辈,住在南亚。普健根送货时,这个前辈跟他说,“你的排骨不错,还可以细化一下。”她解释说, 不可能永远是小作坊,理顺后根据不同口味,可以分为6寸的7寸的,带脆骨的,不带脆骨的,慢慢的你就有了自己的研发部门,研发不同的新品种,保证品质的前 提下,像KTV啊、夜店啊这些地方都会来预订。”
普健根说,就在这个前辈说了一个星期后,一个在南亚开酒吧的老板跟他微信说,订多能否优惠。“我想,我一天做10多份,你即便是订七、八份也没什么好优惠的,结果他说要一件,我说不好意思只有10袋,他就发流汗的表情。”
“我跟他说年底有这个打算。”普健根说,外省的还有问他能不能加盟?还有一些福建、重庆的网友私信预订,这一切都让他重新思考。“通过这些人的鼓励,我想将来我可以做一个以排骨为主的快销食品,最终的目标是,人家来到昆明,说起吃排骨,就想起我们。”
有人问普健根,糖醋排骨靠什么生存下去?“我说,就是凭良心用好料不变,将来再弄个透明的小型加工厂,绝对能生存下去。”
普健根说,现在社会做什么都是做一个圈层,你不可能笼络住所有人,互联网就是做一个圈层,喜欢的就做生意,不喜欢的就不做生意,就是我们的一种态度。“懂的人自然懂,味道自己会寻人。”
王飞霞除了微信推广,还在拓东路有个实体小店。朋友看到他做牛肉干,都真心祝贺:“终于做了你自己喜欢的事情。”
他说,现在每天都很累,但很开心,那种满足感胜过开豪车、住别墅。“很多人为生计做吃的,不是为爱好,而我就是为爱好而做的少数幸运者之一。最开心的是,看见客人在你面前把牛肉干里的油都喝干净了。”
目前,王飞霞母子俩做得还是很吃力,但还不想假手于人,想进一步巩固知名度。接下来还将推出米线、盖饭等一系列家传手艺。
常青的目标,则是把连锁店争取在今年开到30家,明年跨省发展。“我们的目标是,打造昆明本土街头风味小吃NO.1,让老百姓们都能尝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小吃,主打傣味,附带各地特色小吃。
以前,当自己没有考上公务员时,普健根觉得什么都不能干。“现在我不这样想,庆幸自己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能不断地主动去接受新东西。”
最后编辑:
作者:admin
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